【ETtoday】國安疑慮是無知、無聊、無賴」于品海:難道能在雙子星藏解放軍嗎

2019/07/25

採訪:陳弘修、李錦奇、周康玉、陳家祥

影音:ETtoday新聞雲攝影中心

「連蓋個樓都能扣上國安疑慮,難道我能在商場裡藏解放軍嗎?」南海控股主席于品海對於投審會以「國安疑慮」為由駁回雙子星投資案申請,感到相當不解與不滿,他在25日接受《ETtoday新聞雲》專訪時,特別針對雙子星案被政府駁回的理由,一一進行說明與澄清。

于品海指出,台北車站是每天人來人往的地方,雙子星案要蓋的是商場(shopping mall)、辦公樓、旅館,他不禁想問,以後到底以後大陸人能不能進去逛shopping mall?又如果,外商銀行諸如花旗銀行、匯豐銀行要在大樓裡面辦公,需不需要投審會認定?要國安局調查?國安疑慮是從何而來?

對於南海公司申請雙子星案被卡的理由,包括:母公司南海控股的註冊國在中國大陸、集團執委過半數為大陸人、股權質押給大陸籍的中國數碼公司、集團業務大多在大陸、集團員工大多為大陸人等五大理由,于品海在接受專訪時也一一解釋。

他表示,南海控股年報上說了兩件事,一個是註冊國,一個是所在國。前者是指登記的國家,後者是指業務的主要所在地,包括繳稅、員工等所在地。香港是以英文為法定語言,在這過程中,公司聘請了一個「很蠢的翻譯」,把所在國翻譯成註冊國,「投審會的人看到這一點,估計應該很高興吧,為了完成政治任務,顛倒黑白,把我們說成註冊國是中國大陸。但經濟部到今天為止,還是說我們是外資。」

于品海說,我們也覺得滑稽,這麼嚴肅、清晰的法律問題,投審會竟然是藉著駁回此案來完成「政治任務」。

至於為何要將南海控股股權抵押給中國數碼公司,于品海用「老爸問兒子借錢,給兒子創造獲利」來形容。他說,因為十多年前,有股權重組,南海控股把一筆錢給了中國數碼,後來錢沒用到,把錢借回給南海控股,每年都給中國數碼幾千萬港幣當利息,必須用股權當擔保,這在香港叫做關聯交易,這抵押是技術性安排。

另外,于品海也澄清集團員工大多數是大陸人的質疑。于品海說,南海控股的主要業務在中國大陸,自然很大部分是聘請當地人,于品海舉富士康為例,富士康在大陸地區擁有100~200萬名員工,應該不可能是台灣帶過去的吧?能是多少台灣人?台灣政府如果認為大陸人就是間諜,就有國安疑慮,那每天來台的陸客,不單風險是拿豬肉過來,還帶著國安疑慮過來,「這種指責,我只能說是無知、無聊、無賴」。

于品海說「他們問了八次,這次否定我們,所提出的疑惑,或是訊息的定義,從來沒給過我們,都問了東南西北,覺得我不對的地方是一二三四,你為什麼當初不問我一二三四,顯然嘛,我當初都很好的回答了,如果你繼續問我一二三四的話,可能給他的回答,讓他不知道怎麼辦,可能任務在身,所以趕快完成算了,以後再說嘛。」

資料來源:ETtoday(撰文/記者周康玉、攝影/記者湯興漢)https://www.ettoday.net/news/20190725/1498451.htm

本站不支援 Window 舊系統之低階 IE 瀏覽器。
請至微軟網站免費下載最新 IE11 瀏覽本網站,
或使用 Chrome、Firefox 等高階瀏覽器。